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管理澳门银河国际网站成败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智慧澳门银河国际网站正能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心灵鸡汤人生感悟句子励志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相关: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寓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励志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感人的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管理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哲理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大学生澳门银河官方网址经验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正能量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幽默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名人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礼仪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早会励志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心理学澳门银河国际网站感悟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跑业务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销售小澳门银河国际网站大道理
男性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潜规则
女性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潜规则
娱乐圈潜规则
当前位置:澳门银河国际网站百科网 > 人生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

  

 

  采访日记 2013,4,28 江苏。常乐镇——海门——南通——淮安——泗阳县

  常乐镇位于海门市,与上海崇明岛隔长江相望,这里虽属江苏省,但气候地理经济与沪上更相近。下午,与许仲由长乐镇拼车打出租,价30元,到海门,再转拼车到南通,价60元,共折腾辗转2个多小时,拼车超载很挤,黑车又多特别是夜间,对身带财物的打工者很不安全,但他说今天还是顺利的没耽搁。南通汽车站前人山人海(各大中城市均人满为患),担心买不到泗阳车票。

  进入南通,繁华之地,见一辆200万轿车,又见一辆700万轿车,黑出租司机感叹:“我们快像印度了”(两极分化)

  南通已经建了新火车站,很漂亮,但长途车站仍为老站,已不敷用,尽是人挤人,排长队,买到17:30徐州的车,此车途径淮安,再由那里换乘去泗阳的汽车,车因节假日到来人多晚点,在车站站立等候一个多小时无处坐,晚点18时始发。

  大客车密闭,缺空气氧气,晕车,经如皋、海安一带,昏暮中闪过苏南的富庶农村,但居住的已过于密集,闪过白楼黑瓦,绿地。经盐城、东台等。江苏地形南北很狭长,许仲在长乐镇某企业打工,但妻子孩子在苏北泗阳的老家,从南通回一次苏北泗阳要从东南端到西北端,走了一个斜线,江苏交通本来很好,但脱离主干线这样迂回走亦很不便,许仲说每次都很劳累,刚到家歇下又要返回,最多能呆三两天,他来这里十来年,年复一年成了一只“归雁”往返奔波,赚的钱都交车费了,说时无奈。

  一个幽灵,一个人人共劳共享的幽灵,仍然在东方大地徘徊(暮色中汽车水一样流泻过苏南,头脑中蹦出句子)

  南京到泗阳的一条路经过一段安徽省境,那里有一个小城,名天长,我知道那里生活着一位诗人叶世斌,出过好几本诗集。

  长途汽车4个小时到淮安,已经夜里22时,灯火,淮安苏北大市,唐代既兴盛,许仲说对这里印象好,人情好。天晚已无车,再次拼车乘黑出租,从淮安到泗阳县,价50元,达时已经23时,路途司机无规矩,不断超速大声喊手机,担心车祸。

  去往泗阳县,渐入苏北深处,春季气温上升,夜里开车窗也不冷,路边和远处传来麦地清香,及洋河酒厂的酿酒味道,很好闻。

  在苏北夜里,我明白了为何古来民谚云:“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这致命的麦香呵!

  -

  -

  2013, 4 下旬 泗阳

  午后14时,到泗阳县图书馆门前,参加作家签名售书活动,泗阳新华书店同时在这里举办图书展销。参加人有泗阳籍的打工诗人许仲、泗阳籍画家毕传国等,文化局、新闻单位及电视台等。作家艺术家的图书有《时间的令旗》(诗集,许仲著)、《老笔闲情集》(漫画集,毕传国著)、《运河的流音》(诗集,潘莹著),及新华书店带来的的各种图书。现场热烈。会后,在县图书馆五楼参加“阅读馨香——读书沙龙”活动,参加者各校的学生为主,有校长、教师等演讲。参观图书馆,除了成人阅览室,有儿童阅览室,多功能厅、报告厅等,言,读者经常人满。

  泗阳,以汉代有泗水国而名,泗水,也是古水,已很小,地图多不标。邻近的宿迁,是英雄项羽的故乡,沭阳县,是虞姬的故里,淮安,是韩信的家乡。今泗阳一带以产洋河酒而闻名,本地人以其绵长劲道浓香扑鼻而自豪,说此酒明清既有之(可能更早),乾隆下江南路过喝后曾盛赞,今有一条河名洋河。

  路上与许仲交谈,他说,对南京印象好,有文化,比上海宜居,我说南京的长途汽车站有秩序,硬件好,在江苏的好几个车站我都见在卖图书,还有很文化的书,他介绍泗阳为“杨树之乡”“诗书之乡”,县城绿化好,整洁。

  录许仲写家乡“空心村”留守儿童的诗句:

  “一年没见过你的面

  你们就不要假装想孩子

  在电话里乱说话

  是要负责任的

  孩子因为想妈妈

  已经在地上画了一个妈妈”(《村庄有话说》)

  -

  -

  2013, 4 下旬 泗阳县

  早,与许仲去王集镇曙光村的老家,距离县城近一个小时车程。苏北的路很好,整个江苏的路比山东还好。见油菜花正开,有的高达2米,蚕豆花开,见矮桑树,比想象的矮,养蚕户已经很少,镇上仍有缫丝厂(缫:音骚,把蚕茧放在滚水抽丝意)。

  晴,但凉,曙光村中看许仲的新房、及旧居,一天中恰巧赶上了两个婚宴,(有一订婚)很热闹,鞭炮,轿车,见宴席上苏北特有乡菜:素鸡(又名膘鸡),其实类似一种灌肠,说古已有之,吃时和蔬菜煮,用料有鸡肉、藕粉、香料等,别处所无,为泗阳一绝,香而不腻,兼汤兼水,趁热食。

  村中的年轻人今均在苏南及沿海务工,有无锡、常州、扬州、南通等,他们回村装束与村中人判若城乡,彷如外人。

  到许仲的新居,见喜鹊筑巢于门外杨树,燕子垒窝于屋顶,似乎在呢喃:“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到他往日的读书房,书籍和一捆捆文学通信还摆放在书架,蒙了灰尘。村民说,文化部长孙家正就是王家集人,有90老母在乡里,并为此自豪。

  乡村几乎所有初中的孩子都在县城念书,周日晚上,回县里的公车挤满一车车学生!

  乡里路旁的候车亭,一个不缺,很多北方的大中城市都不一定有,江苏的乡镇建设及文明,可为样板,县城与全部乡镇的长途汽车已经公交化,车资低,车次多而便捷。

  ——但随着汽车随时开进任何一乡村,汽车带来的一切问题已经由城市移入乡村。

  在苏北,看到农民潮水般涌入城市是必然的,乡村土地缩小也是必然,农民从广阔田野走入狭窄工作间都是命定的。

  王集镇,历史悠久,商业繁华,若干年后可能发展成一座县城,有很多新盖楼在出售,已有污染,主要来自汽车、噪音、垃圾污水,新华书店已经取消,因年轻的都外出打工无人买书。

  王集镇历史有一种烤饼,名王集小团饼。附近的穿城镇有一种悠远的“穿城大饼”,厚而大如乡里从前锅盖,要切着吃,面味醇香。

  经镇上,许仲忆及他少年读书的往事与艰辛,颇多怀旧及伤感,许多故人早已离去。

  世界变动不居,

  我们刚刚熟悉这个世界,

  世界转眼把我们忘记(在王集镇,等待许仲和他的妻子去办理“新农合”及社保时所思)

  在泗阳县城街区公园散步,见锻炼的人愈多,不出三五年这个小公园绿地,不,也许一两年就不敷使用。

  “估计一百年后人们再走过这里的田野上,无论如何也不会体验到从树上打下野苹果的乐趣了,唉,可怜的人呀……”(梭罗,写于19世纪中叶)

  下午,跟许仲去看望他的老母亲,沿途青麦正在灌浆,那种青入灵魂的颜色,用照相机是无论如何拍不出的,也许可以用到油画。这里一年庄稼两熟,再有一个月麦子就收割了。使人易感的黄淮平原,大运河南北缓缓流贯。

  “看着你长大

  才知道生命是真实的

  看着十岁那年的青麦变黄

  才知道父亲

  已死去三月”

  (许仲的诗《青麦》)

  在王集镇的未圩村,(圩,此处念音:围,防水的堤坝)见到许仲的老母,看不出已经85岁,历经那么多沧桑,身板硬朗,思维敏捷,乐观心劲强足,信奉基督,说本村有几十人常共同礼拜,我们谈话时,白色的小狗在轻吠,两只野鸟在屋顶的电线上鸣叫——我已知道了她为何这么健康而乐观,许仲说,90大寿时一定回来替她好好办办,老母爽然应诺。

  归来,以夜深。

  -

  -

  2013,5, 1 泗阳县

  泗阳县城的的市民早餐:一种传统小吃,名“朝牌”(形状如大臣上朝手执的象牙牌),既炭火炉烤饼夹新炸油条,配卤水豆汁、或杂粮粥,此吃法久远南北味兼杂。

  (今天我最佩服的那个人、羡慕的那人,就是早点桌旁会做传统烤饼的那人!)

  泗阳县城近年建设的很好,与言,按规律一般说未来三五年最多七年,可能是最宜居的时候——然后就走向反面,变成“大城”,现在居民小区里还有地方停车,街上还没可怕的堵车,但乡下移民正在大批涌入,就业、购房、添车都成倍数增长,污水已有,城市的各种污染后面随着扩容就无法治理,见交警三两正认真将人行路上放歪的自行车电动车扶好,认真,小城市好治理。羡慕。

  昨夜小雨,县城有春天泥土氛息,而苏南的长江沿岸有的已经初夏了,此地为黄淮平原的南北地理分界线,四季分明。

  《宿迁日报》近报道了打工诗人许仲的事迹,自己的家乡关注自己的文化人才,好!

  记得杜甫写经过山东平原的诗句“齐鲁青未了”,苏轼写经过江淮平原的诗句“入淮青络渐漫漫”, 都用了一个“青”字,车经济南一带和苏北一带,才叹服先贤用字的准确,这些麦子除了一个“青”,什么也不能精确描述它们,东北平原的麦子,河北一带的麦子,也绿,但远没有这么青,深深的青绿色。

  读美国19世纪自然主义作家梭罗的《野果》一书,此书2009年新翻译过来,写各种植物的,但远涉人类,录几句:

  “这片树林是永久的公共财产”

  “这种山峰不允许任何人拥为私产——因为这样一来,人人可以登山,可以攀爬到比自己更高的地方,能俯视谷中的家乡,社会就会甩开奴性,眼光开阔”

  “(法律)应规定最美的自然风景属于公众”

  “若想沿着河岸静静散会步,走不了几步,就会发现人家垂直于河岸的篱笆挡住了去路,……现在那些树哪里去了?再过七年,人们还能看到什么?”

  “每个城镇应设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确保城镇的风光不遭破坏”

  “这些自然景观远比学校老师或传教士更启迪人心,比教育体系更健全”

  “让那些茂盛美丽的大树留在那里,以后五十年内也不要砍伐”

  “(有些人)对自然几乎毫不在乎,只要能换钱够他们过上一阵子”

  ——梭罗啊,你以上不是为150年前的美国人写的,你是为2013年的中国人写的,你列举的谬误,又次在东方垃圾一样蔓延——人类的文明、秩序、身边环境可以稍不维护乎?!……

  想及,大地上还有奇异美丽的人么?还能再教我金钱以外的奇异美丽的事物么?我们都被物质紧紧抓牢,驯成奴仆。

  -

  -

  午,与许仲对饮他家乡的散装洋河大曲,好,任何一种酒只有在它自己的家乡才最好喝。写宣城善酿纪叟的李白懂此理,一种地方食物,它们与水土气候地理紧密相连,离开家乡就不行,(此点梭罗也谈过)像兰州拉面那样可流传天下的东西罕有。

  谈及诗人应写出家乡景物,许仲对苏北感情很深,又经常“回家看看”,他的诗歌《春打六九头》《乡戏》《苏北情歌》《岳父》《看见大婶在砍玉米杆》《八十老母》等,都给我难忘印象,其实亦是多年前我读到他的诗歌集《把苏北贴在胸口》,才诱使我跟他来苏北看看的,缘分。

  苏北农村对孩子的教育重视使我吃惊,久有传统,我想,这就是苏北百年人才不竭的原因,但孩子也因此承担过大的压力。

  泗阳县城里,见路边收费公厕,每次5角,很干净,概念好,收费,才有人维护。街路管理的有条理,城市小,才有办法治理(治理大城如啃烂桃子,越啃越烂)骑摩托、电瓶车的很多,说明公交还欠发达,我预计汽车蝗虫一样挤满街巷的岁月瞬间扑来。

  县城近郊可预计于未来很短开辟出“农家乐“等旅游,目前尚无。

  -

  -

  2013,5,2 泗阳县城——爱园镇,松张口村;穿城镇——淮安

  晨,见县城居民小区前的小广场,许多人跳交谊舞,这种舞大城市多年前流行过(新市民很多,都是乡下新迁来的),大城市已不跳这些,以麻痹,无生机,精神变得老化。许仲对此伫望良久,他欣赏此城市娱乐体育,我说这就是城市的好处,提升乡村文明,但大城市的“超大”把属于城市本质的好处弄丢了,只剩下垃圾噪音污染诸杂碎。

  上午,坐车到松张口村。许仲带我访原乡村学校离休的唐正理校长,70 余岁,很健康,他的父亲唐坚,23岁既牺牲于苏北抗战,松张口村曾是革命老区,他的父亲曾就读于盐城抗大,向我们出示家里珍藏的当年的(1941年左右)抗日军属优待证、及家父遗物2本抗日日记。参观他的老式乡间书房,除了诸多书籍还挂有一幅马克思像。唐正理先生是当地著名的文史专家,参与编辑《走近爱园》等多部地方文史书籍,并撰写许多文章,他曾退休后去县城住过几年,又回村里,说还是农村环境好。

  到村外的大涧河,又名砂礓河,听许仲的妻子张春霞介绍,沿岸是她的老父张业凡当年抗日打游击的地方,父亲曾孤身一人引开鬼子,建国后又做过多年村干部,活了80多岁。河边植被很好,多年植树已见成效,但见有人往河里扔死猪家禽,不好。见河畔麦田里白色水鸟、野鸭,言有野兔,刺猬,但已少。这一带多年前许多养蚕户,后因不赚钱将桑树砍伐,改种麦子、或经济杨树林,见村民正伐木,杨树三几年就可成材,每根可售卖几百元。

  访村中的农民音乐家张业华,听他弹拨苏北三弦,他还会拉板胡、吹奏笛子,张老大哥原来70多岁,但比我可硬实开朗,音乐使人幸福。许多临近村民来听,特别是老年人很快乐,他们需要娱乐,本土的娱乐。许仲唱了十几只苏北的民歌,听唐正理校长说,考虑组织一个乡土淮海戏之类的乐队,业余免费给村中自娱自乐,现在吃穿用度不缺缺的就是这个。许仲说他的父亲生前也是给乡亲业余演奏的。

  许仲刚才唱的有《九九艳阳天》,这支歌背景原来就产生于苏北,曲调也是苏北民歌的,歌词中的蚕豆花、麦苗,都是这里的。

  听村民言,松张口村若干年内可能迁到规划新村去,现村民有新盖小楼及前后园田损失之忧。村中青壮年均在城市打工,空房多,许多户已到县城买房,许仲拍下村庄资料,恐以后无存。村子周围树木极多,可谓绿树成荫,约有数千棵,所以这一带称谓“杨树之乡”不虚,树种多为意杨、青杨,为近二三十年引进,抗风,适应苏北,成长迅速。

  村庄正在变迁,很快,与城市一样。

  松张口村亦不小(江苏各地均人口密集),唐正理校长介绍,原来村子有一所小学,后撤销,今孩子念小学要到镇子或县里,家长费用增加,另外孩子每周只能与家长见一次,减少了亲情。如今县里每个班有孩子七八十人,最多的一百挂零,很难教好。他说,每乡镇还是应保留一所中心校,全镇的四个边角村庄各保留一所小学好。教了一辈子乡学的人的话可以一听。

  苏北泗阳一带县乡,晚饭主食均玉米粥,白面烙饼、或馍,这种吃法由来已久,很科学,适应地理与气候。(也说明物产,及从前生活的艰难)

  村中见86岁老妇,仍可料理生活,一般劳动,言此村一带80、90高龄老人越来越多,都很健康,后边很快就会有百岁老人,原因一空气好环境好,二儿女有孝顺的传统,三老人有足够的活动空间(院落都很大)

  想,城市的养老机构,可以考虑把一部分移到乡里,一活化乡镇经济,二使老年人更幸福。乡镇也可办理“老年乐园”之类,但要办好,可收费。

  松张口村的村民对本村有光荣的历史很自豪,这里是淮海抗日根据地的一个中心,抗战时(1941)泗沭县政府曾迁来本村办公,淮海行署也常派人来指导抗日,这附近发生过著名的松张口战役,1944年为纪念牺牲的烈士曾建有“爱国抗日阵亡烈士陵园”,简称爱园,以后固定为地名,当年淮海行署主任李一氓曾题写陵园的名字,后1951后年陵园迁往泗阳县城的运河畔。今,这里应考虑建一个镇上的纪念馆、及将旧址约略复原,立碑铭记等。

  在苏北,乡村中,地,现已很贵,今后更贵,住房也一定很快增值,(虽现在还不太贵),农村,一旦建设的新与美,就是小城市,对城里人吸引力很大,“城乡对流”时代将再次到来。

  抓紧时间匆看了一下有隋唐古迹的穿城镇(据说地名来源为大将罗成语:“穿城而去,直捣敌阵也”,)许仲与我几经打听,才找到古井,县志载当年罗成、单雄信等曾于此一带屯兵十万反隋。再往北不远就是徐州,此一带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近代著名的淮海战役的中心点就在徐、蚌一带,这一带除了平原就是较小的丘峦起伏,而过了徐州长江已无险可守,说泗阳还有汉王墓,及很著名的老国营时代果园,无时间去看。

  在此平原上人的心情显得辽远,宽阔,愈发舒缓。

  甚至想轻轻哼唱点什么。

  我找到了许仲的打工诗歌每当写到怀乡有那么多抒情性的根源。

  许仲赶着回去节后上班,于泗阳再次拼车回淮安,赶得一头汗水,他勉强买到k8599次,发车为16点,到南通,再打黑出租到海门,再拼车或打黑出租到长乐镇,,估计得夜里零点过了,我嘱他一定找面善的黑车司机,叫慢点不要发疯似的开。他说每次返回全部都是夜间,为的是省出一个半天与家人团聚(我明白了民工的长途汽车夜车事故频发的原因)许仲说他年年都很想下决心回来,但两个孩子都要在城市供着上学,妻子要照顾87岁卧病的岳母无收入,一家人都要靠他一个挣钱,怎么回来?!

  一个22年的建筑民工,(其实他应该知道他已伴着建筑业辉煌时代行将走过)他说他的下一本诗集是长篇叙事诗《一个钢筋工的单人舞》。

  挥手告别,我要在淮安转车北上,他再回苏南,未及喘口气,列车发车的铃声骤响——

  “车已出发,再一次告别苏北,告别家乡的春晚,前路在塑造着我也改变着我,听惯了列车的呼啸,看惯了人间的离别,一颗疼痛的心谁能抚慰?生活不会停歇,生命继续流转,一个在人间漂泊的人,今夜将被哪颗星子的光芒照亮”(深夜,许仲发来的手机短信,是诗?是他的感叹?诗人是受苦漂流造成的?!)

  ——“这是一种具有残酷诗意的生活”(想到许仲诗集里的话)

  想到许仲有一年清明节发来的手机诗:

  “一碗拉面就春雨,

  雨过燕双舞清明;

  打工无常常自怜……”

相关阅读

上一篇:真诚和友善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hin-o.com 闽ICP备12002545号-1